后生人

字志 - [ ]
时间:2005-10-25

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

天气变冷,房间满是烟味.身体仍然作为主导牵引生活的去向.应该说支配每一个当下.越来越没有感性的空间,并开始否定感性的功能与效果.剩下欲望膨胀,卑微不堪,但是感觉上却达成了最简单的回归.

所有凝集的过往包含从中提取的认知都要逐一剥落,荒芜的境地谓之为新的开始.从根本上瓦解构成意义的基础,除了动物性其实空无一物.理论上应该鄙视一切的创作,实际中交由惯性抉择.在这样的格局中确实似乎已经走到逻辑的尽头,前几天还对别人说不要去追寻本质的究竟,可以的讨论的唯有表象的步骤.就事论事,才能觅得蹊径.

但是还是难逃自省的性格,每每在寂寞时发作.



  发表于 03:39 | 引用(0) | 编辑

评论
日历

最新日志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