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生人
时间:2009-04-18

 

 

 

 

在宁波的“篝火”展顺利举办了。由于懒还是没去现场,在现场图片里看到张力马达都携夫人去了,有点懊悔没去。

 

展览从受到邀请开始,就已经在我心里完成了,所以对于现场和效果我没有期待,也没有感觉。倒是看到任悦写的前言有点意外。写得很真切,一片好心。只是观点和立场不同。我原本以为大家都不会对此做什么回应,我觉得这“沉默”有股力量。这两天看到大家还是纷纷回应了,当然是对事不对人。大家写得都很好,把我想到的和没想到的都说出来了。

张力写道“如果说这些照片中有逃避和无奈,那也恰恰是一种珍视未来、正视自己内心和我们生存现状的、迎面而上的逃避和无奈;”“我始终这么认为,摄影师通过作品提出问题,观众自由选择解答或者沉默,而语言风格的“态度不明”也有助于拓宽观众思考的维度”

张君钢写道“世界需要职业艺术、高大的艺术、永恒的艺术也同样离不开渺小的艺术,消逝的艺术,失败的艺术……”

后来收到石头转发的任悦给每个参展摄影师的信,还是很诚恳,似乎是担心误会而做的解释。事实上这是个良性的沟通。

 

现实是个不固定的对象,本真的载体和伪像时时在变。没有固定的环境也就没有固定的立场,但也许可以有固定的姿态。所谓“逃避者”也是构成现实的一部分,并且可能是个新的方向。对于持续感受并诚实呈现感受的人,都是值得尊重的态度。至于“艺术”,态度只是一个小前提,更主要的是作品本身脱离开作者是否有“灵”。具体的方式和技术问题都不值得争论,甚至“灵”的标准也没有分析到底的必要。

 

“自我意识”是个循环的游戏,不仅在创作上,在行为的任何方面都是逻辑迷局。这是个没有建设性的议题。要做的并非想做的,是只能做的。创作就是如此。

 

 

 

附——任悦的前言 http://www.douban.com/event/10571486/discussion/15137002/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发表于 01:54 | 阅读全文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编辑
分页共17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




最新评论

链接

RSS 1.0
访问统计:
zhuli82623@hotmail.com